官路红颜

第一千零三章 托叶鸣的福

第一千零三章 托叶鸣的福2017-11-9 14:44:11Ctrl+D 收藏本站

    叶鸣不是个仗势欺人的人,也不是个喜欢违反制度规定喜欢挑事的人,事实上,自从上次被胡德清罚款一百元之后,叶鸣便去找督查室的内部制度学习了一下,发现上面果然有“不许在办公室抽烟”这一条,因此,自那天以后,他就凭自己的毅力克制了烟瘾,基本上不在办公室里面抽烟了,即使要抽烟,他也会出去站到走廊上面去抽,倒是汤学礼和毕圣科,却毫无顾忌,仍然在办公室抽烟抽得很欢。

    但今天,当叶鸣从李书记办公室回來后,他凭预感和猜测,估计胡德清等下一定会到自己办公室來,而且一定会來找自己说点什么,所以,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念头:自己现在倒要在办公室抽抽烟试试,看等下胡德清进來了会是一个什么反应,是不是还会像上次那样斥责自己并当场宣布罚自己的款。

    因此,当他听到外面走廊上传來脚步声,好像是胡德清过來了之后,他便故意拿出一根烟点燃,悠闲地吞云吐雾起來……

    胡德清笑眯眯地走进办公室,对叶鸣的吞云吐雾视而不见,径直來到叶鸣的办公桌旁边,用亲热得有点过分的语气说:“叶科长,我今天來,是特意來感谢你前天晚上的盛情款待的,那天晚上你搞得那么客气,凡是参加了你的聚会的同事,今天都在异口同声地夸赞你大方谦逊彬彬有礼,对同事们特别热情,是一个值得深交的好朋友好同事,我那天晚上虽然只是去唱了歌,但印象也非常深刻,玩得也非常开心非常尽心,,小汤小毕,你们有沒有同感。”

    说着,他就把脸转向汤学礼和毕圣科,等着他们回答。

    汤学礼和毕圣科正在怔怔地听胡德清向叶鸣表达他的感谢之意,心里都感到非常奇怪:胡德清前几天还对叶鸣横眉竖目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甚至还因为抽烟的事情训斥过他,怎么一眨眼间,他就变得这么热情这么亲切了,难道就因为叶鸣请他唱了一次歌,他就转变了对叶鸣的看法和态度吗,这好像不大可能啊。

    不过,尽管他们心里疑惑,但他们对叶鸣确实是从内心里感激的,刚刚胡德清进來,汤学礼和毕圣科见叶鸣仍在抽烟,还替他捏了一把汗,差点想大声提醒他了,所以,在听到胡德清问他们有沒有同感之后,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答道:“对对对,胡主任说得沒错,叶科长真的是太热情太客气了,人品沒得话说,我们几个人还在商量,准备下一次回请叶科长一次呢,到时候胡主任您可要來参加啊。”

    胡德清忙说:“一定,一定,下次你们请叶科长时,可不许将我忘记了啊,哈哈哈。”

    此时,平时比较细心的毕圣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今天胡德清來办公室,称呼叶鸣时,竟然是叫“叶科长”,而不是“叶鸣”或者是“小叶”,而平时,胡德清为了突出自己一把手的威严,对于科级副科级干部,从來都是直呼其名或者是称呼“小*”的,他今天用官职称呼叶鸣,这对于他好像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叶鸣知道胡德清从李书记办公室出來后,对自己的态度肯定会有所改变,但是,他沒料到胡德清会变得如此热情如此反常,简直与他原來留给自己的印象判若两人。

    因此,他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來,赶紧拿起那支只吸了几口的香烟,想把它丢进烟灰缸,别让胡德清认为自己是故意为难他。

    沒想到,在他就要丢烟的时候,胡德清忙双手乱摇,连声喊道:“叶科长,你抽,继续抽,沒关系的,其实,就在上次批评你抽烟之后,我后來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你们这些搞文字工作的人,确实非常辛苦,也非常乏味,有时候不抽烟的话,很难坚持写文,我那样要求你们,是有点求全责备了,也是沒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犯了一点教条主义,所以,我刚刚已经通知财务科,让他们不要再扣你的罚款,在这里,我也诚恳地为那天的事情向你道一个歉。”

    说完这段话之后,他忽然将手分别伸进衣服口袋和裤兜里,像变魔术一般从三个袋子里掏出三包“和天下”香烟,先丢一包到叶鸣的桌子上,然后又对汤学礼和毕圣科说:“这几天你们撰写下半年的督查工作计划,很辛苦,尤其是很快就要开展的这个打击非法集资的督查计划,写得非常好,李书记看了以后很满意,來來來,小汤小毕都过來,每人拿包烟去抽,算是对你们加班加点写材料的鼓励。”

    胡德清今天主要是想送烟给叶鸣抽,以弥补一下自己上次为抽烟的事情训斥他一顿的“过错”,但如果单独送一包烟给叶鸣,他不好怎么开口,叶鸣也不一定会要,因此,他就干脆拿了三包烟,办公室每人一包,既可以堵住汤学礼和毕圣科的嘴,又可以避免尴尬。

    果然,汤学礼和毕圣科见胡主任今天这么客气,居然每人发一包这么好的烟,都是喜形于色,赶紧一边道谢一边接过去,然后,两个人都意味深长地看了叶鸣一眼,心里都明白:今天他们能够得到胡主任这包烟抽,纯粹就是托叶鸣的福,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们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來……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身影,其中一个是笑容满面的督查室副主任李清波,另外一个则面色黧黑沉静端严,正是省委办秘书一处副处长鹿书记的司机兼贴身秘书徐立忠。

    两个人刚站到门口,李清波就笑着对立面的胡德清说:“胡主任,秘书处的徐处长來了。”

    胡德清因为背对着门口站在叶鸣对面,沒看到站在门口的徐立忠,直到听到李清波的喊声,他才嚯地转过身子,待看清果然是徐立忠來了之后,脸上立即露出了惊喜不已的表情,赶紧抢前两步,隔老远就伸出了肥厚的手掌,笑着嚷道:“徐处长,稀客,稀客啊,在我的印象中,徐处长应该是第一次來督查室视察工作,真是荣幸之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