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一千零二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第一千零二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2017-11-9 14:44:10Ctrl+D 收藏本站

    对胡德清來说,下午在李书记办公室待的那二十分钟时间,真的比一个世纪还要长。

    在那二十分钟时间里,他一直心怀鬼胎汗流浃背,本來口才很好的他,在回答李书记的一些问題时,居然变得有点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令李书记几次皱起了眉头,但最后还是沒有斥责他。

    在此期间,胡德清一直在心惊胆颤地等着李书记提及叶鸣的事情,等着他责问自己为什么要将叶鸣降级任职,为什么不按照省委办的招考通告的规定让叶鸣当督察一科科长,甚至,他还绝望地等着李书记严词审问他是不是收受了李军辉的贿赂是不是因为要给李军辉铺路才将叶鸣安排到综合科当副科长。

    但是,他等待的害怕的事情并沒有发生,自始至终,李书记的表情都是淡淡的,一直在询问他督查计划的事情,一直在那份计划上用铅笔修修改改,除了偶尔因为他回答问題结结巴巴而皱一下眉头之外,他并沒有任何指责和训斥自己的意思。

    一直到走出李书记办公室之后,胡德清在路上冥思苦想了一阵,这才确定:叶鸣肯定是沒有找李书记告状,更沒有将他昨天在自己办公室接受李军辉银行卡的事情告诉李书记,否则的话,以李书记那种眼里容不得半粒沙的xìng格和脾气,刚刚他绝对会雷霆大怒并拍桌怒斥自己,甚至还可能当场叫來纪委的办案人员,将自己带走隔离审查。

    想到这里,胡德清只觉得心里一阵侥幸一阵轻松,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与此同时,胡德清心里对叶鸣一下子涌起了一种近乎崇拜的好感:这个年轻人,看來自己是真的低估他了看扁他了,别的不说,单是他这种谦虚低调替别人隐恶扬善的美好品德,就比很多人高出了好几个层次:他与李书记关系这么亲近,甚至像李书记的家人一样可以随时进出他的家,但是,他來督查室这么多天了,却从不跟任何人提及此事,也从不因为他与李书记关系这么好而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不仅如此,他为了搞好与督查室领导和同事的关系,还不惜花费巨资请客吃饭唱歌,在喝酒唱歌时对每一个人都那么客客气气谦逊有礼,如果换做是别的人,与李书记关系这么好的话,肯怕早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别说请别人吃饭,就是别人请他,他估计还不一定去呢。

    胡德清在省委办工作多年,原來还在地方上当过县长,可以说是接触过形形**的干部,但是,像叶鸣这样有深厚背景却又毫不张扬毫不夸耀的干部尤其是年轻干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更令胡德清惭愧和佩服的是:叶鸣这几天在督查室上班,自己一直看他不惯,一直在压制他挑他的刺,不仅换掉了他的好岗位好职位,甚至还多次小題大做地斥责他,但是,他一直都沒有抬出李书记來吓唬自己,也沒有去李书记那里告自己的状,这份胸襟和气度,这份隐忍和谦退,真可谓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胳膊上跑得马”了,单凭他这份人品和胸襟,胡德清就判断这个年轻人将來必定前途无量……

    就这样,胡德清一路想着,一路感叹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接下來的时间里,胡德清做了两件事。

    首先,他打电话将李军辉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从抽屉里拿出那张他送给他的建行卡,交还给他,用抱歉的语气说:“军辉,很遗憾,你过两天还是得回综合科去,刚刚已经有省委领导关注叶鸣的事情了,问我为什么不按照省委办的通告jīng神,将叶鸣安排到正科实职的岗位上去,所以,你的事情只能暂缓一下,來rì方长嘛,对不对,你放心,你的提拔进步问題,我会一直挂在心头的,下次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倾尽全力帮你。”

    李军辉脸上露出沮丧和失望的表情,有点担心地问道:“胡主任,是不是昨天叶鸣看到了我在你办公室,所以他去告了黑状。”

    胡德清忙使劲摇晃着手说道:“军辉,你千万别误会了小叶,不是这回事,他可什么都沒去说。”

    说到这里,他往门口瞟了一眼,然后压低嗓门叮嘱李军辉说:“军辉,我可提醒你:叶鸣这位同志,将來的前途大着呢,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对他有什么意见,更不能因此而去与他争什么,别的话我不跟你多说,我只告诉你一个事实:你如果要和叶鸣去作对,那就是自寻死路自掘坟墓,我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到将來你自然就明白了。”

    李军辉听胡德清讲得这么严重,心里更加吃惊,但听他讲一半留一半的,自己也不好去探问,只好将那张卡又推过去,很诚恳地说:“胡主任,我听从您的安排,但是,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也是为了感谢您一直以來对我的关心照顾和提携,所以,这点小意思请您还是收下。”

    胡德清刚刚在李书记办公室吓得不轻,此时哪里还敢要这张卡,因此,他一边使劲推开李军辉递卡的手,一边说:“军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卡我真的不能收,你听我的沒错,这卡你还是拿回去。”

    李军辉见他执意不收,也不敢再勉强,只好怏怏地离开了胡德清办公室。

    待李军辉离开自己办公室后,胡德清在仰躺在靠椅上,半闭着眼睛思考了片刻,忽然直起腰身,从抽屉里翻出三包平时出去应酬时带回來的“和天下”香烟,踹在自己的上衣和裤兜里,然后走出办公室,径直來到叶鸣所在的综合科副科长室。

    此时,叶鸣和汤学礼毕圣科三个人正在埋头写材料,每个人手里都正点着一支香烟,看到胡德清进去,汤学礼和毕圣科都吓了一大跳,赶紧手忙脚乱地将香烟在装水的一次xìng纸杯里面熄灭,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笑容。

    叶鸣却仍是将香烟含在嘴里,还悠闲地吐出一个烟圈,一点都沒有要将烟熄灭的意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