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有为才有位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有为才有位2017-11-9 14:45:15Ctrl+D 收藏本站

    当电话里传出那句软绵绵“您拨打电话已关机”提示音时  叶鸣虽然有点奇怪  但也沒有多去想洪熙为什么突然会关机  而是重來到他房间外面  敲响了房门  告诉李坚和:等下洪熙回來后  不管有多晚  请他务必去自己房间一趟  有要事相商

    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  叶鸣刚刚朦朦胧胧入睡  洪熙却这时候敲门进來了

    叶鸣打开房门一霎那  发现洪熙脸色有点苍白  眼睛有点浮肿  脸颊上还有一两处青色淤痕  好像挨了打或者是摔了跤一样  不由吃了一惊  忙问道:“小洪  怎么回事  是不是跟人打架去了  怎么脸色这么差  脸上还有伤痕  ”

    洪熙脸上青色淤痕  是童子安抓他时踢  此时他如何敢跟叶鸣说  只好有点慌乱地掩饰说:“叶科长  刚刚喝醉了  我独自到外面去散步  湟水边堤岸上走时  一不小心踏空了  摔到了堤岸下面土坑里  脸上被擦伤了  ”

    叶鸣有点狐疑地看了看他伤痕  又问:“你手机怎么也关机了  ”

    “不是关机  是沒电了  叶科长  你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情  刚刚李坚和对我说不管有多晚  都要我來找你  有什么事你吩咐就是  ”

    叶鸣点点头  指指客房里凳子  让他坐下  然后压低声音说:“小洪  我问你一个问題:你想不想这次调查行动中立功受奖  ”

    洪熙听到这句话  身子莫名其妙地一颤  但很就镇静下來  眼睛盯着叶鸣  点点头说:“想  当然想  叶科长  我省委督查室工作了五年  一直沒有得到过正式提拔  现副主任科员  还是熬资历得來  如果能够立功受奖  那我当然求之不得  ”

    叶鸣很满意地砸吧砸吧嘴唇  又仰头想了一会儿  这才缓缓地说:“小洪  如果你想立功受奖  这次你就跟着我单独干  不能掺和进胡德清等人调查中去  他们那个调查  就是一些花架子  是被湟源县委部分领导操纵和指挥  沒有任何意义  我想让你协助我  与我一起查处湟源县非法集资真相  然后单独向省委领导汇报  这个过程中  你要绝对听我话  并且敢于与胡德清陈建立等人作斗争  还要严守机密    你有沒有这个胆量  ”

    洪熙脸上又露出一种古古怪怪表情  但叶鸣并沒有注意到  犹豫了片刻后  洪熙用一种很坚决语气说:“叶科长  我相信你  愿意跟着你干  你说吧:我们接下來应该怎么做  ”

    叶鸣再次沉吟片刻  方才说道:“明天上午  胡德清等人要按照湟源县安排  去一些投资公司搞调查核实工作  我会向他提出來:我不想去搞这些形式主义东西  想自己去做一些调查了解  我估计:胡德清为了防止我跟着他们调查时故意找茬子  一定会同意我要求  到时候  我带你去找一个人  询问一些情况  这个人是我们秘密调查突破口  也是我们能否揭开湟源县非法集资盖子关键  所以  我要你跟着我去做一个见证  并给我做做记录  ”

    洪熙有点心神不定地劝道:“叶科长  我看你还是不要标立异另外搞什么调查了吧  我觉得:你只要跟着胡主任一起调查  该吃吃  该喝喝  该玩玩  和光同尘  皆大欢喜  有什么不好呢  何必自寻烦恼  去揭什么盖子  到时候  你可能什么都查不出來  还得罪了胡主任和湟源县领导  弄得里外不是人  有什么必要呢  ”

    洪熙此时还抱着后一丝侥幸心理  希望劝服叶鸣不要去搞什么秘密调查  那样话  调查组湟源就是一个皆大欢喜结局  自己昨晚烂事  也就一了百了  不会被郑晓亮等人拿出來曝光了……

    叶鸣见他本來答应得好好  现忽然又打起了退堂鼓  怫然不悦道:“小洪  你觉得我是个和光同尘性格吗  我们下來调查目是什么  就是要调查出湟源县非法集资真相  为省委领导正确决策提供依据  如果我们跟着胡德清搞形式主义  我们调查还有什么意义  再说了  你一个年纪轻轻干部  怎么就沒有一点正义感和责任心

    “我可以告诉你:作为一个年轻人  要想有所作为  要想得到提拔  必须要有闯进和干劲  必须干实事干大事干有益事  而不能随波逐流得过且过  有一句话叫做‘有为才有位’  你只有干出了成绩  才能得到相应职位  你如果什么都不想干  只想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你让上级怎么提拔你  让群众怎么服你  ”

    洪熙被叶鸣这番话说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良久  才低声说:“叶科长  你说得对  我这个人平时确实是有点消极  有点不思进取  现听了你一番金玉良言  我有一种豁然开朗感觉  你放心  我一定会积极协助你  帮助你找出湟源县非法集资真相  争取立功受奖  ”

    说到这里  他好像是不经意地问道:“叶科长  冒昧地问一句:明天我们要去见那个人  叫什么名字  是干什么  ”

    叶鸣沒有注意洪熙问话中那种怪怪语气  毫无防备地答道:“她叫吴丽娇  住湟源县原物质公司老宿舍楼里  是和顺公司董事长蔡和顺老婆  上次她去省信访局上访  湟源县公安局有一个叫童子安副局长带人去截访  准备强行将吴丽娇带回湟源县  被我阻拦住了    ”

    他刚说到这里  忽听洪熙惊恐地“啊”了一声  忙转头一看  只见洪熙脸色忽然变得煞白  额头上汗珠滚滚  身子也像筛糠一般抖动起來  不由惊疑地问道:“小洪  你怎么啦  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

    洪熙现对“童子安”这三个字害怕异常  所以  刚刚叶鸣说起这个名字时候  他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这时候便顺水推舟说:“叶科长  我可能感冒了  先回房休息一下  明天上午我跟你一起去找那个吴丽娇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