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欲言又止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欲言又止2017-11-9 14:48:37Ctrl+D 收藏本站

    刘福洋听到苏寒这句寒气森森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瞪大眼珠子直直地盯着苏寒,颤声问道:“苏处长,你说说:我们怎么被佘楚明和陈远乔玩了?上次你不是分析说这事不可能是佘楚明或者陈远乔干的吗?”。

    苏寒摆摆手说:“刘总,我现在也说不清我怀疑的理由,但我有一种直觉:你这一段时间以来所有的遭遇,包括你的公司被地税局稽查你的手下被公安局拘捕你的投资公司被经侦大队查处你和你的朋友因为打牌被拘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计划有步骤有组织地进行的。而这所有的行动,目的都只有一个:阻止你去参与皇马镇那块的竞标。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请?你原来几乎天天打牌,从来没被公安机关抓过,怎么正好就在你要组织参与竞标的时候,你就被抓了?还有,你本来跟公安机关的人关系很好,这次怎么他们忽然跟你翻脸,一点情面都不讲了?这里面肯定有很大的阴谋!”

    刘福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那你怎么就怀疑是佘楚明和陈远乔在捣鬼呢?我们开始不是分析是胡坤和那个姓林的在整治你吗?”。

    苏寒摇摇头说:“刚开始我没有别的怀疑对象,只能认为是胡坤想要帮助姓林的整我。而你是我的朋友,所以连带着将你也整治一番。但现在想来,这有点不大合乎逻辑,也不符合常理常情。”

    刘福洋问:“怎么不符合常情?”

    “你想啊:你和胡坤无冤无仇,而且还曾送过烟给他。他虽然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但也没必要就因为这一点而把你往死里整吧!另外,你这次被整,首先是从省地税局开始,然后是大兴区公安分局,最后又是m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如果胡坤就因为你是我朋友的原因,而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和关系来整治你,他犯得着吗?而且,据我所知,胡坤在省地税局是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更不可能让省地税局稽查局的人听他的安排来查处你的翔龙公司。所以,我认为:你这次被整治,可能与胡坤无关,而是另有人在幕后操纵。”

    “那你怎么就怀疑是佘楚明和陈远乔捣的鬼呢?”

    苏寒扶了扶眼镜,说:“刘总,什么事都是有因果关系的,有因才有果。我记得很多侦探小说中,在确定凶杀案件的怀疑对象时,有一条重要的原则:谁能从凶杀结果中获利,谁就是怀疑对象之一!比如,一个女人无缘无故被人杀害了,但是,在她被害前,她的丈夫给她买了巨额的保险,而且保险的受益对象就是她的丈夫。那么,根据这个获利就是怀疑对象的原则,她的丈夫就是这桩凶杀案的第一涉嫌人——你现在理解我的意思了吗?”。

    刘福洋点点头说:“我懂!你的意思是说:省地税局和市区两级公安机关不断地打压我,就是为了不让我去参加皇马镇那块地的竞标。而在这次竞标中,最大的获利者就是金桥集团。所以,这次针对我和我公司的一系列行动,都是佘楚明和陈远乔暗中指使和操纵的,对不对?”

    苏寒点点头,说:“这只是我的一种分析和推测,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但是,凭我的直觉,我这个猜测应该没有错。你再仔细想一想这件事,就会发现我的猜测是很有道理也是很符合逻辑的。”

    刘福洋想了想,点点头说:“确实。我已经打探过了:在这次竞标活动中,与陈远乔的金桥集团一起参与竞标的,都是一些毫无实力毫无竞争力的小公司,有些根本就没有竞标那块地所需要的资金。所以,那些公司,基本上就是去给金桥集团作陪衬的。但是,如果我的翔龙公司加入进去,与金桥集团竞标,不仅可能抬高那块地竞标的价格,而且最后鹿死谁手也不可预料。所以,最有可能对我使绊子下套的怀疑对象,就是金桥集团,对不对?”

    苏寒再次点点头,说:“我们原来只考虑到佘楚明和陈远乔可能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调动省地税局和市公安局区公安局的人与我们为难,所以将他们排除掉了。但现在看来,事情并不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他抬眼望着刘福洋,说:“刘总,你现在可以去做一个调查,证实一下我们的猜测。你可以去找市公安局那个姓杨的副局长,从侧面了解一下你这次被公安局整治的真相,最好找出那个幕后指使的人出来。只要找到了那个人,我们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在与我们为敌了。”

    刘福洋点点头说:“行,晚上我就约杨局长出来吃饭。这个人我是花了大本钱在他身上的,这次不知为什么,他居然不肯帮助我,我也正纳闷呢,所以正好也想找他谈谈心,问一问其中的原因。”

    晚上八点左右,刘福洋与市公安局的杨峥杰副局长坐到了一个小茶馆,开始喝茶聊天。

    杨峥杰在喝了一口茶之后,很抱歉地对刘福洋说:“刘总,真对不起。这一向你和你的公司一再遇到麻烦,我有心帮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惭愧,惭愧!”

    刘福洋见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便趁势问道:“杨局长,您在市公安局也算是元老了,就是市局局长柳青,也得买您几分面子。但这次,您说的话怎么大兴区公安分局一点都不买账?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杨峥杰苦笑了一下,说:“刘总,有些事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没错,在市公安局,我算是一个老资格。但是,我的岁数也大了,很快就到了到龄退线的年纪。人都是很势利很现实的。一些人看到我很快就要退线了,影响力也大不如前了,所以也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了。比如大兴区的齐通,几年前如果我跟他打个招呼,他是一定会买账的。但现在,就不一定咯!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忽然打住了话头,欲言又止。

    刘福洋听他话里有话,赶紧催问道:“杨局长,您是不是还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