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五十五章 夏楚楚的电话

第五十五章 夏楚楚的电话2017-11-9 14:22:52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这几天搞竞聘,为了怕万一被人发现自己和陈怡关系,导致此前所有努力前功弃,叶鸣一直没敢到陈怡公寓去。

    但陈怡对竞职事却不怎么上心,一心一意沉浸和叶鸣两情相悦甜蜜感觉之中,几乎时时刻刻想和自己心上人一起。

    她心思比较单纯,没有去想叶鸣是为了避嫌没去她家,还以为他为了当官事,暂时把自己忘记了,所以心里又开始疑虑重重起来。

    开始几天她还一直忍着,可当她和叶鸣都到单位报到了以后,见叶鸣还是不来“碧苑小区”找她,她终于忍耐不住了,便今天晚上十点半偷偷打士来到地税局家属院内,像做贼一样避过所有人眼光,用她事先配好叶鸣宿舍钥匙,打开了宿舍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叶鸣回来……

    陈怡扑过来抱住自己时候,叶鸣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是陈怡之后,他一边紧紧地抱住她,一边惊讶地问:“姐,你怎么来了?你不怕被人发现?”

    “不怕!我现什么都不怕!叶子,我告诉你:我现只怕一件事,就是你忽然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除此之外,哪怕是为你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

    叶鸣被她这句斩钉截铁话感动得差点流下泪来,她脸上吻了吻,低声说:“姐,你永远是我女神,永远是我亲密依恋爱人……我和你一样,也愿意为你粉身碎骨,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他话还没说完,陈怡就再次用红唇封住了他口……

    热烈地亲/吻了一阵之后,叶鸣酒意上涌,情难自已,便腾出右手去解陈怡胸口衣服扣子。

    陈怡轻轻挡住他伸过去手,低声温柔地说:“叶子,我自己来……今天是你房子里,我觉得我现就是你娘。”

    叶鸣那张略显窄小床上,陈怡完全丢开了所有束缚和障碍,比前几次她家里时,表现得加主动,加狂热,令喝了一点酒叶鸣兴奋得差点提前到达巅峰……

    就两个人如痴如醉地缠绵时候,叶鸣丢地板上裤子口袋里忽然传出了手机铃声。

    压陈怡身上叶鸣停住了动作,刚想俯身去捡那条裤子,身下陈怡却一把抱住了他脖子,喘息着他耳边低声说:“叶子,别接电话……别停下……”

    叶鸣知道她已经到了爆发边缘,便不再理睬那个不屈不挠地鸣响电话,一把抱起陈怡,让她骑到自己身上,用双手搂住她纤腰,帮助她上面一起一伏地颠动起来……

    当两个人都到达高峰后,叶鸣这才打开灯,捡起地上裤子,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却是夏楚楚打过来,而且一连打了四个。

    伏他胸口喘气陈怡也看了一下那几个未接电话,抬起头盯着叶鸣,有点疑『惑』地问:“这么晚了,这个夏楚楚打你电话干嘛?”

    叶鸣摇摇头,苦笑着说:“这段时间她一直打我电话,要我赶到省电视台去录节目,还说这是我欠她一笔债,必须早日偿还!”

    陈怡脸上掠过一丝阴影,勉强笑了笑,说:“叶子,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夏楚楚对你很有意思。她口里说要你去还录节目债,其实是要你去还情债——我说得对不对?”

    恋爱中女人,总是敏感多疑。陈怡虽然比较单纯,但是,因为心里深爱着叶鸣,所以对他身边异『性』也就特别注意——就那次去宝柱县探望叶鸣过程中,她从夏楚楚看向叶鸣神『色』和目光中,以及她为叶鸣所做那些事情中,已经敏感地察觉到:这个女孩子和自己一样,非常喜欢叶鸣……

    当然,她是不会去为此恼怒或是责怪叶鸣。因为她早就想好了:自己不会要求叶鸣娶她。只要叶鸣能和自己保持现这种状态,她就心满意足别无所求了。如果以后他找了女朋友,或是结了婚,自己不能和他来往了,那也是命,自己就一个人过下去,绝不去连累他……

    管她一直都有这种无怨无悔地付出念头,但是,当真有像夏楚楚这样优秀女孩子找叶鸣时,她心里还是有一种酸溜溜感觉,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爱情都是自私,哪怕是像陈怡这样毫无保留地付出爱情,也不例外……

    叶鸣听出了陈怡语气中酸意,便轻轻地拍拍她脸颊,笑着安慰她说:“姐,你多心了!我和夏楚楚之间真没什么其他关系,她找我也就是催促我点去上她节目,好为她们栏目组赚几百万赞助费。再说了,她是电视明星,又是省局夏局长宝贝千金。我只是一个小县城一个小公务员,我和她家境社会地位经济条件发展前途相差太悬殊。如果我找了她做女朋友,我还担心hld她不住呢!我眼里,只有你才是好爱人,才是我需要女人!”

    陈怡轻轻啐了他一口,脸上却『露』出了欣喜不已微笑……

    就是此时,叶鸣手机又鸣响起来,一看号码,仍然是夏楚楚。

    “喂,乡巴佬,你怎么回事?我打了你这么多个电话,怎么一直不接?老实说:刚刚是不是和哪个女做坏事?”

    叶鸣吓了一跳,心想女孩子敏感度还真是可怕啊!这夏楚楚远省城,居然一语道破了自己刚刚正做事情。虽然她可能是开玩笑随口说,但这随口一句话,也未免太神奇了点……

    “夏小姐,你既然知道我正做坏事,怎么还要接二连三地打我电话?你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很不道德吗?”

    叶鸣夏楚楚面前毫无心理压力,所以便随口跟她开起玩笑来。

    “啊……你这死乡巴佬,你还真做坏事啊……老实交代:她是谁?是不是那个陈怡?”

    叶鸣再次大吃一惊:这个精怪一样女孩子,难道是个巫婆?

    此时,他不敢开玩笑,便解释说:“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刚刚我喝酒喝高了,睡得昏昏沉沉,没听到电话响。说吧,这么晚了找我,有何贵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