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一百六十九章 牺牲

第一百六十九章 牺牲2017-11-9 14:25:25Ctrl+D 收藏本站

    俗话说:“沒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像男女之间的那种暧昧情事,不管当事人如何费尽心机隐瞒,但总会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比如:偶尔的一个眼神相交双方言谈时的亲密语气约会时一不留神被人撞上彼此对对方的关心关照,等等。

    这些很容易被别人注意的东西,恋爱的双方有时却自己都感觉不到,以为他们隐瞒得很好,而实际上旁观者早已议论纷纷了。

    更何况,对于鹿知遥和赵涵來说,这都是他们的初恋:鹿知遥和顾华英根本就算不上谈恋爱,只有和赵涵在一起,他才真正体会到了热恋的滋味;而赵涵,在此之前根本沒和其他男孩子交往过,因为那些沒有内涵的男孩子,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帘。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两个就爱得特别热烈,特别疯狂,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呆在一起。由此,便也引起了极大的祸患。

    原來,鹿知遥有一个单位的同事,叫李卫东,和鹿知遥年龄差不多,级别也一模一样,只不过两个人分别在两个不同的部门,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竞争对手。

    他和鹿知遥一样,也意识到了文凭和学历的重要性,便也选择了到首都大学來读研究生,并和鹿知遥在一个系一个班。

    因为李卫东知道鹿知遥有强硬的后台,其岳父目前已经进入中央决策层,所以对他是既羡慕又嫉恨,总在注意着鹿知遥的一举一动,希望能找到他的致命弱点,一举将他踩于脚下置于死地。

    因此,当他听同学私下议论说鹿知遥艳福不浅,老牛吃嫩草,搞上了一个二十岁的黄花大闺女时,立即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來了:在那个年代,当官的人如果有作风问題,那是最致命的的,比贪污受贿的性质还要严重。

    更何况,鹿知遥的老婆还是一个有名的醋坛子母老虎,家里又有权有势,鹿知遥的政治前程就捏在她的老爷子手里。只要自己把鹿知遥和那个女孩子的暧昧关系捅出去,鹿知遥就会立即完蛋……

    于是,李卫东便写了几封匿名信,分别寄到首都大学纪委团中央顾胜浩办公室和顾华英单位,根据他耳闻的一些关于鹿知遥和赵涵的传言,添油加醋地揭露了鹿知遥道德败坏引诱良家少女的罪行……

    首都大学纪委和团中央接到这封匿名举报信后,因为他们都知道鹿知遥是顾胜浩的女婿,不敢自专,便暂时冷藏起來,也不敢调查处理,静待事态发展。

    最先闹起來的是顾华英。

    她在接到这封匿名信之后,当天下午就带着她爸爸的一个勤务员來到首都大学,先不去找鹿知遥,而是在中文系大二三班找到了正在上课的赵涵,吩咐勤务员把她从教室里拖出來,然后她亲自过去,抓住赵涵的头发,连甩了赵涵好几个耳光,一边打还一边“婊/子娼/妇”地高声大骂,并威胁要把她开除学籍,遣送回老家。

    几个教授和老师见她实在闹得太过不堪,便纷纷前來劝解。

    不久,正在另一栋教学楼上课的鹿知遥闻讯赶來,见赵涵被顾华英打得双颊红肿,但她却倔强地昂着头,既不跟顾华英对骂,也不哭喊吵闹,只是那委屈而无助的眼神,看了令他心如刀割……

    鹿知遥当即暴怒起來,失去了理智,也不管周围围着许多看热闹的同学和劝解的老师,忽然大踏步奔到顾华英面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倒在地,咬牙切齿地拳打脚踢,把这几年心里对她的怨气一股脑地倾斜到了拳脚上面,直打得顾华英满地乱滚,哭嚎声惊天动地。

    那个跟着顾华英來的勤务员想上去抱住鹿知遥,却被鹿知遥一拳打在鼻梁上面,打得鲜血长流,但他又不敢还手,只好捂着鼻梁退到一边,不敢再去惹像一条发怒的狮子一样的鹿知遥……

    最后,还是赵涵扑上去抱住了鹿知遥,把他拖到一边,顾华英才从地上爬了起來……

    这件事当时轰动了整个首都大学校园,成为了该校师生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李卫东----在他看來,鹿知遥暴打顾华英,不仅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而且肯定会激怒顾华英的父亲顾胜浩,只要他发一句话,鹿知遥不仅会前程尽毁,而且如果他要穷追的话,还可以把鹿知遥送进拘留所甚至是看守所。

    奇怪的是:几天以后,李卫东从一些知情人口中得知:顾胜浩不仅沒有指责惩罚鹿知遥,反倒派秘书到团中央和首都大学传话:鹿知遥打顾华英之事,是家庭矛盾,双方都有错,希望不要对他进行什么组织处理或是纪律处分。而关于鹿知遥和赵涵的暧昧关系,顾胜浩则是只字不提。

    相反,倒是鹿知遥,在打了顾华英之后,回到家里,坚决要和顾华英离婚,并明确告知她:他毕业以后,不想留在首都工作,会到南方去……

    赵涵在得知鹿知遥现在正在吵着要和顾华英离婚后,既沒有表现出惊喜,也沒有去劝解他。但是,在一个星期后,她忽然从学校失踪,只是委托一位玩得特别好的室友交给鹿知遥一个上了锁的小木盒,里面就装着那个日记本和那封诀别信……

    鹿知遥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得罪顾家,影响他的政治前途,所以便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牺牲自己的下半辈子,自动退学,并且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看到那封绝别信后,鹿知遥几乎发了疯,几次想要到紫江县去寻找赵涵,但他的老父亲已经在顾胜浩的催促下,从西京赶到了首都,寸步不离地守着他,苦口婆心地做他的思想工作,终于使他打消了弃学去寻找赵涵的念头……

    而顾华英,在挨了他一顿暴打后,反倒安分温顺了很多,也不再提及他和赵涵之事。

    顾胜浩也亲自找鹿知遥长谈了一次,告诫他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并暗示只要他安分守己,就可以在仕途上大有作为。

    鹿知遥因为赵涵的不辞而别,心如死灰,于是便不再折腾,一心扑在学习和工作上,只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爬上了正部级的职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