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二百一十五章 角力

第二百一十五章 角力2017-11-9 14:28:40Ctrl+D 收藏本站

    当魏强猜测到叶鸣的身份和背景后,终于坐不住了,在王修光敬完叶鸣的酒之后,立即站起來,满脸堆笑地对叶鸣说:“叶局长,今天王市长來新冷视察检查工作,理应由我來买单。來來來,你坐我这里來,我來坐你那个位置。”

    叶鸣今天有求于魏强,当然不会和他换座位,便按着他坐下,举起一杯酒说:“魏县长,您是我的父母官,我也敬您一杯酒,祝您事业有成大吉大利。”

    魏强眼睛看着王修光,见他向自己微微颔首,知道他对自己刚刚让座的行为表示满意,也知道叶鸣绝对不会來坐自己这个位置,便不再勉强,也说了两句祝福的话,然后仰脖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王修光等大家互相敬了酒之后,看了魏强一眼,缓缓地说:“小魏,今天我把你喊过來,是有一桩事需要你办一下。事情不大,但非得你这个县长点头才行。”

    魏强忙说:“王市长,您有什么事吩咐我一声就行。只要是我办得到的,一定在第一时间给您办好。”

    王修光指了指叶鸣,对魏强说:“叶局长有一个亲戚,正准备向政府购买东郊的一块土地。听说这块地竞争比较大,所以想让你出个面,和规划国土等部门打个招呼,把这块地出让给叶局长亲戚的公司开发。据我了解,他们那个公司还是很有实力的,资质信誉什么的都不错。把这块地给他们开发,你们政府应该可以放心。”

    其实,王修光根本就不知道叶鸣所说的是哪家公司,他之所以这么说,纯粹就是一种官场的套话。

    魏强听说是关于出让土地的事,心里一惊,忙问道:“叶局长,你的亲戚是哪家房地产公司?想买东郊的哪块地?”

    这一问,却把叶鸣问住了:他自己也不知道陈梦琪和袁百万他们的公司是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要东郊哪一块地。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魏县长,您稍等,我现在打电话问一下。”

    说着,他就掏出手机,拨打了陈梦琪的电话。

    “琪琪,你现在的公司叫什么名字?你和袁总想要的哪块地,是在东郊哪个位置?”

    陈梦琪沮丧地说:“哥,你别管这事了。刚刚袁百万打电话告诉我:县政府已经明确把我们那块地划拨给魏继承的公司了,明天开会只是一个形式。而且,魏继承他们在昨天就已经入场,在那块地上开始推土平山,准备搞前期开发了……哥,我可真倒霉,第一次搞房地产就塌场了,还花了不少冤枉钱,我都不好意思跟我爸去说。”

    叶鸣催促她说:“琪琪,你现在别说这些。你只告诉我:你们是个什么公司,要的是哪块地。”

    陈梦琪以为他是想去找沈书记做最后的努力,好对自己有个交代,心里很是感激,便说:“我们现在的公司叫东盛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代表是我,我们和袁总各占50%的股份。我们要的那块地,是已经破产的新冷制药厂的厂址,正位于新的县政府正南方五百米处……哥,我知道你是想为我去争取一下,但现在木已成舟,估计沒什么作用了。袁总现在正在到处物色新的地段,但看來看去,却沒有找到一块有开发价值的土地。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只好到k市去寻找土地搞开发了。”

    叶鸣也不好和她说自己现在正跟魏县长在一起,便安慰她说:“琪琪,你别急,我先挂了,等下再打电话给你。”

    挂断电话后,叶鸣对魏强说:“魏县长,我亲戚那个公司叫东盛房地产公司,他们看中的那块土地,是新冷制药厂的厂址,现在已经收归县政府了。”

    魏强听说是这块地,惊讶地“啊”了一声,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吞吞吐吐地说:“叶局长,这块地确实比较俏,是一块黄金宝地,目前已经有好几家公司都在角力,都想把这块地争到手。据我所知:现在规划国土等部门,有意向把这块地出让给富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并且已经向县政府报來了相关的资料和报告。你和你亲戚说说看:他们能否另择一块地。除了这块地以外,不管他们选哪里,我立即安排规划国土等部门给他们办手续。”

    叶鸣知道他所说的“富源房地产开发公司”,肯定就是他侄子魏继承的那个公司,而且估计他自己要不就在那个公司入了股,要不就得了该公司一大笔钱。

    当然,他也不能揭穿他,便假装失望地说:“原來是这样啊!我对这些东西不大了解,也不知道哪些土地有开发价值。既然这块地已经有了买主,那我也不为难魏县长了,谢谢您啊!”

    叶鸣这是一招“以退为进”的策略:他知道,王修光现在有求于自己,急于想给自己帮个忙,以便自己能全心全意地帮他。因此,自己根本不必跟魏强去多说什么,王修光肯定会站出來为他争取那块地的。

    果然,叶鸣的话刚刚落音,王修光脸上便露出了极为不悦的表情,有点恼怒地说:“小魏,在我的印象中,我正儿八经地找你帮忙办一桩事,今天好像还是第一回吧!而且,我也知道:叶局长所说的那块地,你们既然沒有搞招拍挂,公开向社会招标出让,权力就应该掌握在你的手里。我已经问了,这块土地你们县政府并沒有最后决定卖给哪一家公司,现在你做的决定,就是这块地的最终归属。即使你们县的规划国土等部门有意向将这块地出让给那个什么富源公司,可沒有你这个县长最终拍板,他们做得到吗?我看,你说得那些理由,都是些推脱之辞。你如果不想买我这个面子,你直截了当地说,我不会再说半句,拍拍屁股走人就是,用不着找那么一大堆理由來糊弄我。”

    他最后那几句话,明显是发脾气了,而且语气也很严厉,说得魏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心里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脸上的汗水一股股地冒了出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