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三百四十六章担忧

第三百四十六章担忧2017-11-9 14:29:22Ctrl+D 收藏本站

    ()

    夏必成接到夏楚楚的电话后。第347章节请到。李润基正在省委常委楼三会议室出席书记碰头会。专題研究在全省公务员队伍中开展转作风正行风树形象活动的问題。由省委书记鹿知遥召集。出席会议的有省委副书记省长秦歌省委专职副书记杨奇煜省委秘书长汪海。李润基是列席会议。

    在夏楚楚打电话过來时。会议已经接近尾声。鹿书记正在作总结发言。

    李润基听到夏楚楚的话后。吃了一惊。压低声音说:“楚楚。你别急。我正在开会。等下再回电话给你。”

    说着。他就摁掉了电话。继续专心致志地听鹿书记发言。

    十分钟后。鹿书记便宣布散会。

    本來。鹿书记还准备多讲两点的。可是。刚刚他听到李书记在压低声音接那个电话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且口里说出了“楚楚”两个字。

    鹿书记是个非常敏锐的人。思维和判断能力非常人可比。因此。在看到李书记脸上吃惊的表情。又听到“楚楚”两个字后。他立即敏感地察觉到:这个电话极可能与叶鸣有关。因为今晚夏楚楚就是和叶鸣在一起玩。如果不是出了什么突发的情况。以李润基的定力。他脸上不可能会露出那种大吃一惊的表情……

    所以。他便草草地结束了他的总结发言。宣布散会。

    李润基在鹿书记宣布散会后。立即舀起自己的手机往外面走。

    在会议上外面的走廊上。李润基见左右无人。便拨通了夏楚楚的电话。有点着急地问:“楚楚。你现在在哪里。叶鸣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楚楚在那边又哭了起來:“李伯伯。我现在在解放路派出所。他们已经把叶鸣押到一间办公室去审讯去了。”

    接下來。她便一边哭泣。一边详详细细地向李润基讲了今晚在酒吧发生的事情。就连自己砸了那个郭飞一酒瓶然后叶鸣给她顶罪的事也讲给了他听。

    李润基问道:“楚楚。现在那个被你用酒瓶砸晕了的人现在怎么样。醒过來沒有。去沒去医院检查。”

    夏楚楚气恼地说:“李伯伯。那家伙什么事都沒有。现在活蹦乱跳的。也在派出所。刚刚医生要他去医院检查。他死活不去。死皮赖脸地要跟着我來派出所。还一定要我给他签名。我都怀疑他刚刚晕倒在地是假装的。这不。他现在还在我对面站着呢。一双眼贼亮贼亮的。只往我这边瞟。哪里像是个受了伤的人。我恨不得现在再过去砸他一酒瓶。方解我心头之恨。”

    李书记一听伤者沒事。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心弦也放松下來。忙安慰夏楚楚说:“楚楚。你别急。这事过错在对方。叶鸣是打抱不平。即使伤了他。只要不出人命。也不会有大事的。如果伤者沒事。让警方调解一下。最多赔他一点医药费营养费。也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拘留的。这个我可以出面找相关部门的人协调一下。你别担心啊。”

    夏楚楚“嗯”了两声。又用恳求的语气说:“李伯伯。您能不能亲自來派出所一下。您如果打电话。又要耽误很多时间。我担心那条犟驴子在里面和那些警察争吵。他现在又戴了手铐。万一被那些警察打了。可就吃大亏了。”

    李书记有点为难地说:“楚楚。我这个身份。不宜到派出所來为叶鸣说好话。你不要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说着。他就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时。他听到自己身后传來一个有点担忧的声音:“润基同志。是不是叶鸣出什么事了。”

    李书记吓了一大跳。转头一看。却见鹿书记正站在自己身后。满脸都是担心的表情。正在定定地看着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