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四百零七章紫貂皮大衣

第四百零七章紫貂皮大衣2017-11-9 14:30:41Ctrl+D 收藏本站

    沈佑彬生怕叶鸣再推辞,在说完要叶鸣先跟着他们去京城的话后,立即舀起手机,拨打了邹文明的电话,告诉他:叶鸣要跟你自己去一趟京城,有很重要的事要他帮忙,所以要向局里请几天假。

    邹文明见是沈书记亲自打电话给叶鸣请假,哪敢不答应?在电话里连连说好的好的,然后又亲自打了一个电话给叶鸣,要他不要顾虑局里的事情,先陪着沈书记去京城把事情办好。

    叶鸣本來确实不想去京城,但沈佑彬和邹文明都那样说,自己不好再推辞,只好勉强答应下來。

    叶鸣做事的风格,是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好做成功。

    所以,在答应了沈佑彬之后,他就开始关注此事的具体细节,便问石星:“石局长,那个鹿念紫主任,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有些什么爱好?”

    石星回答说:“据我们在国家发改委工作的朋友告诉我:鹿念紫是个很优雅生活品质很高的女人。她自己出身大家,父亲贵为省委书记,他丈夫也是一位年轻有为的领导干部。所以,她三十多岁了,还不想生儿育女。她工作能力很强,工作业绩很突出,也很得发改委领导的器重。但在工作之外,又喜欢高端优雅的生活,喜欢穿名牌高档衣服喜欢上高档休闲娱乐场所。她的朋友圈子,也都是一些高官后代富豪大款社会名流影视明星。据说,鹿念紫因为长得漂亮气质优雅,年轻时很想在演艺圈发展,读大学时还出演过一部有名的青春偶像电影的二号女主角。可惜,她的父亲和爷爷坚决不许她从事演艺事业,她只好转而进入国家机关,并顺利地升到了正处级的职位。正因为她从小就有演艺天赋和当演员的梦想,所以,她现在的朋友圈子,以演艺圈的人最多。有几个很著名的女电影明星,比如李诗韵范鹤云杜莹莹等,都是她很要好的闺蜜。至于她的性格,很多人说:她继承了她父亲的优点,性格比较强势,但是非常仗义,心地也很善良。如果初次见到她的人,会觉得她很有点傲气。但是交往久了,就会知道她这个人其实很好打交道。”

    叶鸣听石星侃侃而谈,毫无滞碍和停顿,心里暗暗佩服,说:“石局长,看來你为了争取鹿主任的支持,确实是做了大量的工作啊!能够把她的情况了解得这么详细,那是要花一番大功夫的。”

    石星有点得意地笑了笑,说:“叶局长,不瞒你说:因为了解了鹿主任的习性和爱好,所以,我们在给她准备礼物时,也做了精心的挑选。我相信,只要她答应见我们,对我们的礼物是会很高兴的。”

    叶鸣忙问道:“石局长,你们给鹿主任带的是什么礼物?又怎么知道她会很高兴?”

    “因为知道她很爱名牌高档衣服爱各类名牌化妆品和香水,所以,我们专程到京城一个貂皮大衣专卖店,定制了一件由独联体某国原装进口的紫貂皮大衣,是野生紫貂皮制成的,而且都是以母貂皮做原材料,毛色光泽,质地柔软,看上去非常华贵非常漂亮,价格是那个店子里所有貂皮大衣里面最贵的。鹿主任是内行,她只要一看这件貂皮大衣,就会知道它的价值;其次,我们还到一个品牌香水店,买了六瓶克莱夫基斯汀香水no.1系列的限量版,名叫“皇家尊严”,每一瓶500毫升,六瓶合计近7万美元。这种香水由白色檀香印度茉莉德国玫瑰等共170种花精心提炼而成,复杂的合成过程耗时六个月,产生的香味精致回味悠长。而且这款香水的瓶子也出自水晶世家巴卡莱特,瓶口镶嵌的金项圈是用5克拉白钻装饰打造的。这两样东西,我估计鹿主任会非常喜欢。”

    叶鸣有点疑惑地说:“沈书记石局长,鹿念紫是鹿书记的女儿,从小应该家教很严。你们给她带的这些东西,都是名贵奢侈品,价格不菲,她敢不敢要?会不会出什么事?”

    沈佑彬毕竟是县委书记,不好说什么,石星却哈哈一笑,说:“叶局长,你多虑了!你应该也知道:每年到了春节之前,县市去省里给领导拜年省里去京城给领导拜年,早已经蔚然成风。你说:既然是去给领导拜年,不带点土特产之类的礼物,像样子吗?这都是公对公的事情,虽然认真追究起來,这是违纪,也可以算是单位行贿。但实际上,你看到又有几位领导是因为这样的送礼行为而得到查处的?所以,这只能说是一种潜规则。像鹿主任这种权力很大的部门的负责人,这种现象应该是见得很多的,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題。”

    叶鸣想了想,觉得石星所说的也确实有道理,而且在两节期间,下级给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送礼拜年,也确实是经常有的事情。

    这种现象在明清两代,还有两个专门的词语称呼,分别叫“炭敬”“冰敬”: 每当冬日降临,各地官员以为京官购置取暖木炭为名,纷纷向自己的靠山孝敬钱财,此谓“炭敬”;夏日來到,又有个为京官消暑降温的名堂,再次献礼孝敬,此谓“冰敬”。实际上,“冰敬”“炭敬”就是夏冬两季向上司行贿的别称。但是这种行贿,既不提到“钱”“财”二字,无丝毫铜臭之气,又兼有体贴入微之意,令人感服,这就是当时官场的“潜规则”。

    而现在,利用“两节”时机,各地官员到上级部门和领导家里拜年,其实就是缴纳“冰敬”“炭敬”的意思。

    当天下午,沈佑彬石星和叶鸣就赶到省城,坐晚上八点的航班,在十点多到达首都机场。在那里,已经有先行到达的县委办和发改局的工作人员在接机。

    第二天,沈佑彬带着叶鸣和石星來到国家发改委,打了个电话给鹿念紫,想请她接见一下,却被鹿念紫一口拒绝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