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五百一十一章 突然袭击

第五百一十一章 突然袭击2017-11-9 14:33:1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叶鸣坚持要李博堂提供原新冷钢铁厂的职工工资发放名册,而李博堂知道这个名册一提供,他们公司造假骗取国家税款的事情就会曝光。因此,他沒有按照叶鸣的要求,在三天内把老厂的工资发放表提供给叶鸣。

    叶鸣也非常干脆,三天时间一过,第四天上班,就吩咐欧阳明把振兴钢铁厂的减免税申请拿到他办公室,在欧阳明惊恐和近乎绝望的目光中,龙飞凤舞地在那个申请的第一栏签了几个字:“经调查,该厂不符合减免企业所得税的政策要求,不予批准上报!”

    然后,他让李鸿打了个电话给振兴钢铁厂财务部的杨璐娟,让她尽快來把资料拿回去。

    杨璐娟把资料和叶鸣的批复拿到手之后,立即打了李博堂的电话,告诉他减免税申请在一分局沒有通过,已经被打了回來。

    李博堂愣了片刻,咬牙切齿地在电话里连说了三声“好”,便“啪”地挂断了电话。

    此后的一个多月,李博堂和李智再也沒有为减免税的事情來找过地税局的人,而且在三月初按时到办税服务厅申报缴纳了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在4月7日还将去年的企业所得税全部缴纳入库,好像他们根本就沒有申报过减免税一样。

    叶鸣倒沒觉得什么,但是,这一段时间,欧阳明却好比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他非常清楚,李博堂是个老奸巨猾有仇必报的老狐狸。这次他的企业所得税减免泡汤,不仅让他“损失”了1800多万元,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觉得地税局扫了他的脸面,伤了他的自尊,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现在表现得越平静,也许他将來的报复就越猛烈。

    欧阳明最担心的是:自己得了李博堂二十万元,最终却沒有给他办成事。李博堂现在暂时奈何不了叶鸣,会不会先拿自己开刀出气?如果他真有这种想法,自己现在有把柄捏在他手里。他只要随便往哪里一告,纪委也好,检察院也好,自己就会彻底完蛋……

    为了试探李博堂和李智到底会不会迁怒于自己,这一段时间,欧阳明几乎每隔几天就要打一个电话给李博堂或者是李智,而且还主动邀请李智吃过几次饭,名义上是与他们联系有关缴税和纳税评估的事情,实际上却是想探探这父子俩的口风。

    探听的结果,让他惶恐不安的心里渐渐平复了下來:每次他打电话,不管是李博堂还是李智,接电话时都非常热情,好像根本就沒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而且,每次他邀请李智吃饭或是喝酒,李智也总是爽快地答应,并且一定要抢着买单,有时候还送他两条烟或是一瓶酒,对他非常客气。

    为此,欧阳明对这父子俩非常感激,觉得他们心胸大度,很讲感情和义气,不愧是生意场上的成功者。

    因此,他就完全放下心來,对李博堂和李智再也沒有半点防备之心,也再也沒想过要去筹钱把李博堂送给自己的二十万元赃款退掉……

    然而,就在他几乎忘记了那二十万元的时候,一件彻底毁掉了他后半生的大事件发生了……

    4月12日,k市人民政府k市“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办公室”在市政府大礼堂举行一年一度的“全市优化经济发展环境群众评议大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全市所有的行风评议员行风监督员以及人大政协的部分领导,要对全市所有的行政机关开展行风评议,并对每个单位的行风政风情况打分,以得分高低决定每个机关的名次。得分最低的行政机关的一把手,将就地免职;倒数第二名和倒数第三名的行政机关的一把手,将进行诫勉谈话,并限令整改。而得分前十名的单位,则可以获得政府奖励,并会颁发锦旗。

    市地税局局长徐飞,由于刚刚调到k市地税局,所以对这次关乎k市地税系统形象的行风评议大会,非常重视,事先约谈了部分行风评议员和监督员,请他们吃饭,并给他们分别打了红包。同时,他还拜访了人大和政协的领导,请他们在行风评议大会上为地税局美言几句,在打分时给地税局打高一点。

    同时,他还对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监审室下达了目标: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请客也好,送礼也好,总之,今年k市地税局在全市的行风评议中,一定要争取进入前五名,至少也要保住去年第六名的位置。简单來说,就是“保六争五”……

    由于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因此,徐飞在去市政府礼堂参加行风评议大会时,是充满信心的,表情也非常轻松。

    行风评议大会从八点半开始,一直开到十一点多钟。大会主持人宣布开始由行风评议员给每个单位打分。

    就在这时,前排的行风评议员席上突然有个人站了起來,高声对主持人说:“苏市长,我叫李博堂,是新冷县振兴钢铁厂的负责人,也是一位行风评议员。在大家打分之前,我想请与会人员先看一段录像。这段录像,是关于新冷县地税局一位干部主动索贿的,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请大家先看一看,再一起來打分。”

    主持会议的苏副市长还沒有做声,坐在主席台正中央的代市长季宇飞,立即拿起话筒说:“李董事长,如果真有这样的事,那就是一件性质非常严重的案件,关乎我们k市地税系统的整体形象,请你立刻将录像带交上來,我们请工作人员放一下。”

    会议室的投影设备都是现成的。所以,在李博堂把一个优盘拿上去之后,工作人员便放进电脑里,开始放了起來。

    在一阵“咝咝嘶”的嘈杂声过后,只见主席台后面的荧屏上,出现了一间办公室。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在一张办公桌旁边站着。紧接着,那个中年妇女弯腰从一个大挎包里,拿出两大捆钞票,递给那个青年男子,口里说:“欧局长,这是二十万元,满烦你点一点。如果沒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然后,中间有一段空白,但很快,又出现了一个画面:那个青年男子把二十万元装进一个棕色的大公文包里,提着它走出了那间办公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