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

第五百一十三章 欧阳明有牢狱之灾

第五百一十三章 欧阳明有牢狱之灾2017-11-9 14:33:4Ctrl+D 收藏本站

    徐飞知道季市长与李博堂关系比较好,否则他也不会向自己打电话,要求地税局给李博堂公司的减免税开绿灯。

    此刻,他听到季宇飞这段冠冕堂皇义正词严的话,立即便明白了:自己刚刚的猜测沒有错,李博堂选择在这个大会上揭露欧阳明受贿的事情,确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是想通过欧阳明,揪出他后面那些分了钱的人。而且,估计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叶鸣。

    同时,听季宇飞的语气,好像是准备让纪委或是检察院的人來办理欧阳明的案子,而不是按照一般的规矩,先由地税局内部的纪检监察部门对欧阳明进行双规,让他交代问題,然后再移送司法机关。而季宇飞这样做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要让他能够控制和掌握的纪委或是检察院反贪局來办案,逼欧阳明牵扯出地税局的其他干部。而如果放到地税局内部审查,很多问題地税局可能会隐瞒……

    徐飞对叶鸣还是比较了解的,坚信他不会要欧阳明分给他的钱。否则的话,他在新冷钢铁厂减免税的问題上,就不会那么固执那么坚持己见了。

    但是,如果欧阳明是个软骨头,进入纪委或是检察院之后,被办案人员连哄带吓,反过來诬陷叶鸣或是局里其他领导收了他分出去的钱,即使最后查清楚他是诬陷,但叶鸣等人的名声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害,想弥补都弥补不回來----因为社会公众对这样的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假使叶鸣因为欧阳明的诬陷,而被纪委或是检察院反贪局传唤,这件事立即就会哄传整个k市地税系统甚至是整个新冷县。即使以后叶鸣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但那些听到了传闻的人,肯定会以为他是因为后台硬关系好才放出來的,心里对他就会形成一种固定的不良看法……

    因此,徐飞现在觉得最关键的问題是必须把欧阳明看押在地税局,不能一开始就把他交给纪委或是检察院,以免他攀咬出更多的人。

    于是,在行风评议大会结束后,徐飞马上赶回地税局,饭都來不及吃,立即吩咐党组秘书召集市局党组成员开会,准备研究对欧阳明采取双规措施的问題。

    然而,会议刚刚开始,他就接到了邹文明的电话,告诉他:刚刚新冷县检察院反贪局來了还几个人,出示了传唤证,直接把欧阳明从县局招待所带走了。

    至此,徐飞更加确信:李博堂是早就做了准备的。他在参加行风评议大会之前,应该就已经将有关证据送到了新冷县检察院反贪局,然后在他公布了那段录像之后,反贪局立即将欧阳明带走,由他们对欧阳明进行审讯,目的就是想深挖欧阳明后面的人……

    此时,新冷县地税局院子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本來,在徐飞命令邹文明羁押欧阳明的时候,邹文明是想尽量不让局里其他干部知晓,以免造成混乱,搞得人心惶惶。

    因此,他接到徐飞的电话之后,只是在办公室打了监审室主任廖开伟的电话,让他带两个人赶到局长室來。然后,他又打了叶鸣的电话,让他喊欧阳明一起到他的办公室來汇报一下工作。

    此时,已是中午十一点四十多,离上午下班只有十几分钟。叶鸣很奇怪邹局长为什么这时候还要找他和欧阳明谈话,以为是什么很紧急的工作任务要安排,便叫上欧阳明,并分别带上了工作笔记本和笔,一起來到四楼邹局长办公室。

    欧阳明跟着叶鸣上楼时,心里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时候邹局长喊他和叶鸣去他办公室,到底有什么重要工作要布置。

    但是,他一走进邹局长办公室,心里立即“咯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就涌上了他的脑际:因为他走到门口就看到,邹局长铁青着脸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而在他的两边,分别站着监审室的主任廖开伟副主任常通科员李可。与邹局长一样,监审室的三个人也都是脸色阴沉,看见他进來,都用鄙夷而又有点同情的目光盯着他----这目光,令欧阳明在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低矮了好几分,脸上的汗水也涔涔地流了下來……

    待叶鸣和欧阳明走进办公室后,邹文明用低沉的声音,对走在后面的欧阳明说:“欧阳明,把办公室门关上,我给你宣布市局的一个重要的决定。”

    欧阳明此时脑海里已经反反复复地出现了“东窗事发”这个词语,好不容易稳住神,转身报办公室门关上,然后转过头,用有点呆滞有点惊恐的目光盯着邹文明,听他一字一顿地宣布说:“欧阳明,根据市局的决定,鉴于你有严重的违法犯罪嫌疑,自现在开始,对你实行隔离审查!市局党组现在正在研究对你采取双规措施的决定,正式的双规文书要到下午才能送过來。所以,县局党组决定:先由县局监审室对你进行讯问,希望你予以配合,如实交代你的违法犯罪问題。”

    叶鸣一听邹文明的话,宛如凭空一个炸雷,震得他的耳朵“嗡嗡”直响,愣在那里,嘴巴张得老大,眼睛瞪得如同铜铃,目瞪口呆地看着邹文明,不知道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

    许久,他才有点结巴地问邹文明:‘邹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局长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邹文明瞪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像只待宰的羔羊一样,缩在一旁簌簌发抖的欧阳明,恨恨地说:“叶鸣,欧阳明犯了什么错误,他自己心知肚明!具体的违法犯罪事实,我这里不多说,要他等一下自己坦白交代。我只告诉你们一点:欧阳明这次捅了大篓子,丢尽了我们k市地税系统的脸面,也丢尽了我们新冷县局的脸面!我将你喊上來,是让你知道这件事情后,有点心理准备,并尽快安排人接替欧阳明的岗位。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欧阳明这一次很可能有牢狱之灾,不是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出來的!”

    无弹窗小说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