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大展拳脚 第603章 【大结局】

Robin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这个案子中,另一个受冲击的人就是绍城市市长马春华。与韩副省长一样,他不但指使他的外甥与熊致远狼狈为奸侵吞国有资产大发不义之财,而且还向韩副省长大肆行贿以求从韩副省长以及其后台那里得到庇护。

    省检察院根据掌握的情况又安排人员进驻贾永明所属的永明房地产开发公司进行全面的帐目清理,很快发现了该公司众多的违规事实。

    尽管贾永明不断叫嚣这是有意迫害,还对专案组的人说什么现在的大企业没有几个干净的,只要查没有查不出的问题的,他们肯定是收了别人好处而故意来找茬。

    马春华自己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使出全身解数来为贾永明公司开脱,一些与这个公司有瓜葛的官员也有意无意地阻拦检察院的深入调查和扩大。

    但是,揭露出来的问题还是越来越多。

    后来,感到情况越来越不妙的马春华亲自放下身架找薛华鼎求情,并安排不少的官员做薛华鼎的工作,请他网开一面。同时警告薛华鼎说什么如果继续让检察院的人这么深究下去,那么绍城市无数的官员都会被掀出来,整个绍城市官场基本就垮掉了。

    薛华鼎虽然知道马春华等人的话有点危言耸听:绍城市这么多官员是不可能被一个小小的房地产公司连锅端地。

    但为了绍城市大局的稳定。并不担心自己的薛华鼎还是改变了坐观其变地思想,觉得劝省委领导抓大放小。也就是抓住惩罚那些大的,放过那些小的。

    因为他知道如果打击面太大的话。他今后的工作还真不好做。

    省委的意见与薛华鼎的完全相同,听了薛华鼎的汇报之后,大家统一了认识并做出了一个主要惩处首犯地决定。省委将这个决定交给了省纪委委、省政法委去执行。

    虽然惩处面大大缩小,但这个案子还是拖了很长一段时间。马春华在永明房地产开发公司出事后不久就被停职审查,在案情没有明朗的近一年时间里,薛华鼎在担任市委书记的同时还兼任绍城市市长。真正过了一把党政一手抓的瘾:痛,并快乐着。

    经过几个月的侦查、审问、平衡、研究等等行动,除韩副省长由中纪委负责。省里无权处理外,其他大小贪官都得到了或公开或隐秘的处理:

    原绍城市市长马春华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取消省人大代表资格,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原绍城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林源被降职并受党纪处分;原绍城市公安局局长王展、金丰县县委书记赵子强、县长李泉被双开让薛华鼎惊讶又惊喜的是,组织上安排的新任市长----代理市长----竟然是自己的老朋友赵长宁!这个在湖湘省凌峰县做出很大政绩的县委书记成了他地新搭档。

    可能是因为自己省里出了太大的问题而理亏,对于上级组织又安排外省的干部来担任一市之市长,福江省的领导班子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赵长宁顺顺当当地通过了各道关卡,只等考察一结束就可以过来走马上任。

    从省委书记张京泰嘴里得到自己的搭档是赵长宁之后。薛华鼎在第一时间里就打电话给他:“长宁,你这家伙瞒的我好紧啊,你记着,看我不治你。”

    “呵呵,我也是昨天才得到信,考察还没结束呢,我哪里敢声张?薛书记,你今后可要多关照我一点。”赵长宁高兴地说道,话里主动把自己放在了从属地位,暗示自己会服从薛华鼎的领导。

    “关照?没门!不累得你喘不过气来。算我没本事,能者多劳嘛。我都累了快一年了。”薛华鼎开玩笑道,话里同样传递出一个信息,他薛华鼎不会抢做政府那边的事。而且会尽可能放手让赵长宁施展自己的抱负。

    赵长宁认真地说道:“谢谢。”

    薛华鼎还是一副笑呵呵的语气:“谢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我相信我们二人能紧密合作,把绍城市地经济搞上去。”

    赵长宁似乎是开玩笑,似乎又是保证地说道:“有你华鼎掌舵,我在你身后死劲划,绍城市这条船想不快也不行。”

    薛华鼎说道:“我正等你来,这里几个项目已经起步,就看你这个经济能手是看得上还是看不上,看上了我们就一起努力。看不上。我们就把它们给掐了重新计划。”

    赵长宁自然知道薛华鼎是谦虚,他说道:“绍城市的其他情况我不是熟悉。但对于你华鼎提出的打造二个蓉洱茶强县和充分发挥罗浦口码头的效能地提法,我是举双手赞成。呵呵,华鼎,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显然,赵长宁已经了解了不少绍城市的情况。

    薛华鼎喜欢这种这种人未动而情况了解不少的人。

    薛华鼎听了赵长宁的话,心里也有点得意,说实在的,赵长宁比他出道早得多,他才参加工作,赵长宁就已经是省城白沙市副书记的秘书。能得到他的认同今后就更好开展工作。

    在绍城市打造二个蓉洱茶强县,将罗浦口码头打造成福江省的海运枢纽中心是薛华鼎提出地口号,也是他这一年来着重努力抓好地事情。.可以说,在党政一手抓的这段时间里,他是调集了一切力量为这二事保驾护航。

    从目前来看,这二件事都进展顺利:

    蓉洱茶种苗基地已经培育出第一批优质种苗。只等明年开春就可以交给茶农栽种。在王小甜地全力运作下,几家对茶农产供销全方位提高服务的股份公司已经成立,茶农只需要采摘茶青就交给这个公司。公司里有专家对茶青进行下一步的加工,公司炒制地茶叶比以前单个的茶农加工出来的茶叶,质量明显提高了几个档次。茶价也比他们自己加工、销售的要好,茶农得了实惠,自愿加入公司的茶农越来越多。同时,公司还组织专家在栽培、治虫、施肥方面也提供手把手的技术服务,茶青产量也比过去上了一个台阶。

    罗浦口码头的建设现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由于有了聂元平在国家发改委做“内应”。罗浦口码头这个项目列入了国家项目,大部分建设资金都是由国家和省里掏,绍城市本身掏出的钱很少,只需要拉通二条从码头通向绍城市和丽津市地二条高速公路。其中到绍城市高速公路只剩下码头到安海县县城这段距离,而从安海县城到市里的高速公路过去就已经修好了。从码头到丽津市的高速公路只需要修到安海县的县界,剩下的由丽津市自己筹资建设,而且属于安海县境内的公路投资费用是由绍城市和丽津市分摊的。

    唯一让薛华鼎有点不安心的是薛华鼎帮助聂元平把港口清淤的工程承包给了他情人的弟弟。虽然薛华鼎要求工程监理公司严格按照施工标准进行验收,但心里总担心清淤公司那个年轻人会不会因为与聂元平有特殊关系而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薛华鼎总担心别人太年轻办不了事,他就没想过他在官场上更是年轻得可怕,三十多岁就坐上市委书记宝座地人在全国可是少之又少。

    薛华鼎笑问赵长宁道:“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赵长宁说道:“我担心今后有人说我从峨眉山上冲下来专门摘桃的。你们把什么事都办好了。我来捡便宜、得名声。”

    薛华鼎爽朗地说道:“那好办得很,等这二件事办完,你再琢磨几个好项目,不就可以了?”

    政局安定了,得力帮手也来了,薛华鼎对自己越来越自信。

    于此同时,许蕾也将她主管公司的那一摊子搬迁到了福江省省城来,现在的她可以每周回家,如果有需要她还可以天天回家,只要在车上休息二个小时就可以。唯一还没有解决的就是儿子薛畅上小学读书的事。薛华鼎想让薛畅在绍城市读书,理由是方便,距离近,夫妻俩都可以照顾他。许蕾则想让薛畅在省城读书。理由是那里条件好,教学质量高。而丈母娘梁燕以及自己的父母则希望薛畅在湘湖省的安华市读书,因为他们舍不得薛畅,也担心许蕾和薛华鼎都照顾不好孩子。

    最后当然还是许蕾占了上风,薛畅就在省城读书。平时住在许蕾在省城租住的房子里,到了周末就和妈妈一起回绍城与薛华鼎团聚。

    一切稳定,无牵无挂地薛华鼎正是可以在官场上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可是,薛华鼎真是无牵无挂吗?

    这天中午。薛华鼎放下手里的文件。正准备出发到酒店陪从京城过来的聂元平吃中饭,突然他地私人联系手机响了。

    这是一个异常陌生的号码。屏幕上显示的是来电显示只有三个数字019。

    电信出身的薛华鼎感到很奇怪,怎么这么一个号码?狐疑的他接通了电话,却没有听到如期的声音。薛华鼎莫名其妙地感到有点胆怯,他低声道:“喂,我是薛华鼎。”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薛华鼎没有像以前一样挂掉这种打通了不说话的电话,而是默默地等待着。

    果然,不久之后电话里传来低低的哭泣声。

    薛华鼎心里深藏地那个心结一下泛了出来,他鬼使神差地问道:“清明吗?”

    话音未落,对方大哭起来。薛华鼎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地时候,对方一下将电话挂了。

    薛华鼎沮丧地坐回沙发,不知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正准备拨打过去,电话却先响了起来。

    声音让薛华鼎身体一哆嗦,眼睛直直地看着019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数字。

    薛华鼎大声对刚出秘书办公室地姜乐为说道:“小姜,你去陪聂元平吃饭,你就说我现在有紧急事情中午不能陪他,晚上再看情况。”

    姜乐为不解地看着薛华鼎,正要开口,薛华鼎粗暴地说道:“别罗嗦,叫你去就去!”

    姜乐为有点惊呆了,不相信地看了似乎变得陌生的薛华鼎一眼,急急忙忙地走了,心里想:“谁打电话来了?”

    等办公室的门一关,薛华鼎手忙脚乱地接通电话,急切地问道:“清明,发生什么事了?”

    对方一下判若二人,很冷静、平稳地说道:“薛书记,我没事。”

    薛华鼎又一次愣住了。

    黄清明继续语气平缓地说道:“受公司董事会委托,我将到你们绍城市去一趟。”

    “欢迎……”薛华鼎很自然地说出这二个字,但话一说出口,他马上觉得这话太官僚也太笼统了,连忙又说道,“清明,这是真的吗?对方沉默了好久,声音又颤抖起来,说道:“你还记得我?还记得小华不?”

    薛华鼎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

    “今天的飞机,明天下午到你那里。”黄清明回答道。

    “我去接你们。”薛华鼎很干脆地说道。

    “不麻烦你了。在省城的事许蕾她已经安排好了。在你们绍城的事,你们市政府已经安排好的。我会在绍城市住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那家鸿雁重型机械公司改造完成为止。”

    薛华鼎脱口问道:“原来是你!”

    前几天,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说起鸿雁重型机械公司的事得意洋洋,说是美国一家公司将和这个半死不活的大型企业合资生产工程机械。一旦合资成功,市政府可以甩掉一个大包袱了。他还说过几天美国公司的老板亲自来谈判,他请薛华鼎抽空接见一下对方。

    黄清明笑问道:“我也是一个女强人、女老板。没想到吧?”

    薛华鼎老实承认道:“确实没想到。幸亏你打这个电话来,要不在那么多人面前突然见到你,我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黄清明小声道:“我也是。”过了一会,她又说道:“许蕾说要保密,给你一个……,但是,我怕薛华鼎多此一举地问道:“小华他一起过来吗?”

    黄清明有点自豪地说道:“你说呢。他和你好像,……,他也是一个男子汉了。”

    薛华鼎高兴地嗯了一声。

    黄清明小声喊道:“华鼎-

    薛华鼎全身颤抖了一下。这时,电话被挂断……

    全书完

    感谢大家半年多来对《官路迢迢》的支持,老谢第一次写这么大部头的书,写得很生涩,虽然努力但还是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谢谢你们的宽容、更谢谢大家的订阅。

    老谢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战起点,恳请大家继续支持。

    再次鞠躬!